我不会盛开

♡龙獒♡ ♥昕博♥
难生 难灭

该坚持吗

文笔有余 剧情不足
通病啊 通病
什么都写不出来

【獒龙】我负青丝


♡古风AU♡
♡杀手科x小贩龙♡
♡大写OOC预警♡
♡设定已经在一起了♡
♡感觉没什么逻辑😕♡


江南三月烟雨里的溪,潺潺的柔情三千。雾里的柳树细枝慢摇,摇着情丝萦绕。
江南是最养人的地方,连糙老爷们儿也有水一般的柔情。更不必说扇掩桃面眉带笑的姑娘,回眸转身漾开的裙摆都是温柔的涟漪。
张继科披着一身冰雪来到了江南,霎时就融化在了四季如春的浓绿里。




张继科生在刺骨的寒风里,风把他吹到了弱冠,他提起长剑,做了杀手。
马龙长在十月的桂花香里,花瓣陪他到了二十,他铺开麻布,做了小贩。




今年的江南冷的早,马龙天没亮就起了,收拾好东西早早的去街上摆开了摊子。
马龙是卖糖的,他的顾客都是些刚长出牙来的小孩儿,冬天一个个裹的跟小粽子一样,看着摊子上各种味道各种色彩的糖,流着五彩缤纷的哈喇子。





马龙生的白净,跟桂花一个色。
到了马龙生日的时候,一树桂花开的恰好,马龙总是早早的就收了摊子,自己给自己庆生。
马龙的爹在马龙不及龆年(8岁)的时候就病逝了,娘也在不久以后随爹去了。
他被娘临终托付给了舅舅和舅妈,舅舅舅妈没有子嗣,待他极好,让他去城里最好的私塾上学,还找人教他防身的功夫。
可这么好的舅舅光天化日下被恶人灭门,那时的马龙正在私塾摇头晃脑的背弟子规。





临近春节了,收益特别好,很多大户人家买糖来招待客人,马龙摸着满满当当的钱袋儿,想着又可以过个好年了。
马龙面相乖巧又热心待人,能帮上的总会搭把手,别人夸两句感谢几声,他就红着脸说不用不用。
邻居柳大妈可喜欢马龙了。马龙收摊回来时,柳大妈正在自家院子里摘葱,看见马龙便邀他一起过除夕,马龙红了脸,委婉着拒绝了。





今年的江南太冷了,马龙早早的洗漱上了榻,裹着厚实的棉被阖上了眼。
纸糊的窗没能完全挡住月光,薄薄的洒下一层来,缓缓的落在马龙的脸上,投射出长长的睫影。





夜里寅时,窗突然开了,刺骨的风夹着细雪飘进来。
马龙打了两个寒颤,悠悠转醒,看着开了的窗,无奈的下了床。
确认关紧实了以后,马龙瑟瑟发抖的往床上走,刚碰到床沿就被一阵力道拉进了温暖的被窝。





“继…继科儿?”
“是我。”






次日的阳光慷慨大方,将自己的光都赠给了这个美丽的城。
马龙被鸟儿叫醒,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正在思念已久的人怀里。粘糊儿的蹭了蹭,哼唧哼唧,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又去见周公了。
张继科被马龙的奶音萌的轻笑出声,摸了摸他如墨的长发,将下巴抵在他头顶,揽着他的腰,跟他一起去见周公了。






日上三竿,昨日在马龙这儿预订了糖的大户人家的小厮在集市上等了许久不见人,一路打听着来到了马龙家。
敲了敲门,一个桃花眼儿没睡醒的家伙开了门儿,小厮问“是马龙家吗?我们府上昨天定了一批糖,集市上没见着人,我便打听着来这儿了。”
张继科思索了一下,低沉的说:“你等一下。”






马龙睡的天昏地暗,张继科亲了亲他热气熏红的面颊,马龙嫌痒,一巴掌拍了过去。
小厮在寒风里瑟瑟发抖,再见到张继科时,俊朗的脸上多了道掌印。
“我是他旧友,昨日恰从此地经过,晚上一齐喝了几杯他便醉了,这会儿还迷迷糊糊的,真是抱歉。您先请回去,过一个时辰我会让他送到府上。”
“那好吧。”






张继科关好门,再回屋时,马龙已经醒了,眼还没睁开,嘴唇微嘟的坐在被子中间。
张继科走过去,轻声唤了一句“龙?”
马龙闭着眼说“继科儿,昨天晚上是不是下雪了呀。”
张继科听着马龙的小奶音,笑着说“是呀,不过下的少,今天太阳一出来就都化了。”
“啊?我还没见过雪呢。”
“那我以后带你去京城看,那儿雪下的大,集市又大,到时候我们就在那儿卖糖,一半儿都进你肚子里了去。”
“继科儿…”
“嗯?”
“我再睡会儿…”
张继科还没来得及回答,马龙就一头栽到了枕上。
张继科叹了口气,走过去把马龙盖的严严实实的,拿着剑,出门儿了。






除夕要到了,对联儿和红灯笼早就挂好了,烟花也备着。
马龙在过去的十几年里,练出了精湛的厨艺。
除夕前两天马龙就没再摆摊儿了,但他还是去了集市上,拎了满满一筐肉和菜回来。
回到家的时候,没看见张继科,马龙也不急着去寻,坐在凳子上往嘴里一颗一颗的塞糖,脑子里想着今天晚上吃什么。






冬天笋是稀罕物,但张继科喜欢吃,马龙就买了好几个。
江南不常吃辣,但马龙会做许多辣菜,个中缘由,不猜便透。
马龙做了一道葱油白果炝莴笋,一道剁椒鱼头,一道龙井虾仁,还顺手拍了个黄瓜,想了想,又添了一个开胃的酸辣汤。
前年酿的桂花酒可以开一坛了。






马龙等张继科等到了深夜,蜡烛火焰晃着眼,没一会儿就趴在桌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再睁眼时,正躺在柔软暖和的被窝里,揉了揉眼睛挣扎着起身,桌上的菜肴都被吃了一大半,酒壶也空了。酒杯下压着张纸条。
张继科的字很容易认,狷狂似本人。
“龙,我一定回来陪你过年。”
马龙晃了晃神,觉得有些心悸。






一直到除夕夜,张继科再没出现过。
马龙叹了口气。
做了一大桌子的年夜饭,鸡鸭鱼肉倒没那么多,张继科爱吃素,马龙给他炖了白菜炖豆腐,炒了两个素菜,拍黄瓜是必不可少的,又给自己加了个糖醋小排。下午柳大妈送来了一只刚杀的鸡,推脱不成也就收下了,不知道该做什么,就炖了起来。
马龙掀开锅盖,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
窗外忽的又飘起了小雪。
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饭都做好了。
继科儿。






除夕的街上也是热闹万分,石桥上挂着花灯。少年少女在灯下红着脸私定终身。
灯是地上月,
月是天上灯。
灯熄月仍在,
地老天不荒。
一切都是美好的样子。






门忽然被撞开了,寒风侵蚀了温暖的屋子,带来浓重的血腥味,门外的男人脸上全是血,虚弱的发着颤却还是低沉的嗓音。
“龙…”
马龙连忙起身迎了上去,张继科倒在了他怀里。
马龙将他拖到床上,用泡过热水的巾子给他细细的擦着脸,又把他的衣服扒了下来。
帮张继科脱了里衣后,马龙眼里蓄谋已久的泪水终于打着颤儿的落了下来。
张继科身上一共有三处伤,右肩一处,腰上一处,腿上还有一处。
虽看着可怖,但其实并没伤到要害,只是失血过多,暂时昏了过去。
马龙从柜子里找出药粉,在张继科伤口上撒了厚厚的一层,又用干净的布条裹住伤口。






他身上还有很多旧疤,细细碎碎的,马龙颤着手去摸,起起伏伏,每一记疤痕都是一个故事。
马龙落的泪比那些疤痕还多,还重。
帮张继科擦净了身体,换上干净的衣物,马龙不敢把张继科往里推,只好小心翼翼的爬到了里侧。
马龙温暖的手握紧张继科冰凉的手。
马龙轻声说了一句。
“新年快乐,继科儿。”






张继科恢复的很快,但那两天他到底去了哪,一直没有跟马龙说,他不说,马龙也不问。
但张继科再也没有拿起过那把剑。






日子像江南的溪,柔软的和鱼儿汇成一道时光,从眉目间,涓涓的游过去。
游啊游啊,就游到了四月。
纵然吹的是柔风,但每一阵都会吹落无数的花瓣,坠在河里,流向世上的某个角落。






张继科和马龙每天黏糊在一起,倒像是过安稳日子的小两口。
每日清晨,马龙叫醒张继科,两人一起洗漱,吃过早饭后便去摆摊子。
马龙心善,看见小乞丐或贫穷人家的小孩儿,总眯着眼笑弯了眉毛,招手让小孩子们过来,然后给他们包上一些糖,张继科就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






张继科在前半生的拼命不仅落了一身疤,还害了腰疼的毛病,马龙总说他是天气预报,比城南的神算子算得还准,明天要下雨,今天他的腰准疼。
跟张继科在一起这么久,马龙不仅学会了做辣菜,更锻炼了他按摩的技术。







数着日子,马龙舅舅舅妈的祭日到了。
那天马龙没去摆摊,拉着张继科去祭拜他舅舅舅妈。
张继科看着马龙跪在碑前,眼里蓄着泪,叹了口气。
“龙,你知道我除夕前两天去哪了吗?”
马龙站起了身,但没回头。
“你没跟我说,我从何知。”
言语间颇有些生气,是在怪他了。
张继科走上前,揽住他的肩。
“我用我的命跟别人赌了一场,换了一个消息,一个关于当年你舅舅舅妈被灭门的消息。”
马龙转头看向了张继科,一脸惊愕。
“你…你用命跟别人赌?”
“是…是啊…怎么了…”
“你是我马龙的人,你的命也是我的,你凭什么要拿我的东西去赌!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
以吻封缄。







过了许久,张继科松开了唇,将马龙死死扣在怀里,在马龙耳边说。
“我把他们都杀了,本来我没受一点伤,但被那歹人暗算,没防住。倒是让你担心了,我那时候很丑吧,呵。”
“你怎么就没死在那呢,还得连累我累死累活做那么多菜,最后都浪费了,还要照顾你,哼。”马龙恶狠狠的说。
“龙啊,我们去京城吧,我带你去看你未曾见过的美景啊,那儿可比江南要美多了。”
“那我考虑考虑吧,我可不一定会答应哦。”
张继科的双臂又收紧了一些,仿佛想和马龙融为一体。







红了脸的龙儿呀,这时一点儿也不像那桂花了,倒像是春天开的粉樱,凑近了看,花蕊都在笑。









♡完♡








感觉好像流水账,有bug请提出,有不妥请提出,有错字请提出。



有可能的话还会写一篇他俩在一起之前的,看天气了🙆🏻

开了个脑洞,刚码出来一半,想问问有人看吗?
有的话明天发。
没人我就自己欣赏自己了🤤

叫同学帮忙画的
超喜欢的啊

此生

深情永不变



一辈子不脱坑

真的只是它自己变黑了(。・ω・。)ノ♡

央视爸爸我以后跟你混!


激动的没时间加滤镜!

我不管这就是糖!(•ૢ⚈͒⌄⚈͒•ૢ)

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٩(๑ᵒ̴̶̷͈᷄ᗨᵒ̴̶̷͈᷅)و 



刚刚tag打错了第一次发不太懂啊谢谢提醒(。・ω・。)ノ♡